未回Vili_

我的死过于缓慢以致生生不息。

我BallBall各位了

请不要给反派安各种酱酿的悲惨过去,什么迫不得已的理由,还有死前突然顿悟的梗了好吗?

让他们生的伟大,坏的彻底,死的桀骜点不行吗?


她还小,什么都不懂。



不懂怎么藏着掖着,

不懂如何压抑天性,

不懂什么叫装乖讨喜。

神予我安定时


我敬它,爱它


将它私藏,成为我一人之神



神予我苦难时


我仍敬它,爱它


却将血淋淋的苦难公之于众



人们将它作为苦难之神


弃之,唾之



神失去了信徒


神不再是神



你的眼神黑暗

那就一直盯著黑暗

但有種誰都沒有見過的光

只能在黑暗最深處找到

掉落一地的果实,只能慢慢腐烂,拼命长大的结果,到头来却付之东流。——把你们做成果酱吧。


—— 森淳一《小森林 夏秋篇》